手机扫描访问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品牌园林机械网 » 新闻资讯 » 人物访谈 » 正文企业资讯 专题报道 人物访谈 技术交流 行业资讯 

邂逅杜鹃之美 ——访嘉善杜鹃名家胡永华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6-08-26  来源:上海绿化市容杂志  作者:华家顺 王玉华 孙卉  浏览次数:8956

 

 

 

 东海、长江、黄浦江“三水汇聚”的滨江森林公园,与位于黄浦江之首的松江方塔园、醉白池一起,联袂呈现了“万紫千红映浦江2015年杜鹃花展”活动。5月1日,到滨江森林公园赏杜鹃的游客,达到了2.5万人。笔者有幸感受了这场“视觉盛宴”,流连于杜鹃五彩的花海,更惊诧的是精品馆中的杜鹃盆景艺术——130余株作品千姿百态、生机盎然,其中一盆竟标示有120岁,花朵似彩虹般缓缓流下,枝干遒劲有力,气势夺人。博古架上,40余盆微型杜鹃,映衬着古玩珍品,极富诗情画意。感概之余,笔者不禁想知道,高人来自何方?为什么作品让人看后意犹未尽?杜鹃盆景产业究竟如何?

 经“公园”指点,6月初,《上海绿化市容》编辑部一行,驱车直奔嘉善魏塘,在一个花圃里,采访了杜鹃名家胡永华先生。

 完全颠覆传统花匠的形象,胡先生高大谦和、干净利落,经自我介绍得知,他还是嘉善一个电力公司的领导。胡先生自25岁开始爱上杜鹃盆景艺术,曾担任嘉善杜鹃花盆景协会会长,现在虽然退下来了,但还担任着全国杜鹃花协会的理事。采访从参展上海杜鹃花展开始,随着栽培大棚的参观,对话渐渐深入。

 

胡永华先生介绍杜鹃盆景

 

 一、年年参展,为上海花展提供精品

 笔者:请胡先生谈谈上海的参展经历和感悟。

 胡永华:从上海撤展的杜鹃盆景就寄放在这个花圃,这里的杜鹃盆景有上千盆,西塘还有几千盆。

 早在1997年4月,第四届中国花卉博览会在上海长风公园举办时,我参展的杜鹃盆景“红山河”就受到欢迎,展位周围常常挤满了人。硕大的杜鹃,配上汉白玉花盆,枝干虬曲苍劲,枯枝杈上猛地开出200多朵鲜艳的花朵,把大家的视线全吸引住了,当年的浙江展厅,被称为“花海中的奇葩”。

 2009年,上海滨江森林公园建成全国公园范围内最大的杜鹃园,从那时到现在已经7年了。我每年参加公园的杜鹃花展,跟公园领导切磋探讨过杜鹃花的土壤改良、新优品种引进,以及如何充分利用植物的特性和造型来丰富景观,给市民更多视觉享受等问题。可喜的是,公园的杜鹃已有300多个品种、数万余株,2014年改扩建以后,更是大面积种植高山杜鹃,形成花开杜鹃山谷的景观,使滨江森林公园成为上海观赏杜鹃的品牌景点。在这样的平台上,上海市民是有眼福的。上海市民也是挑剔的,因此,每年我拿到上海的展品都是精品,是佳作,有的还曾获得全国杜鹃花展金奖,选材造型、制作意境更注重传统文化底蕴和现代特色。

 

 二、迷上杜鹃,家家盛放户户春光

 笔者:杜鹃花在上海,为什么不像樱花、郁金香那些园林植物那么热?为什么您独爱杜鹃?

 胡永华:上海的土质,土壤盐分高、碱性大、水位偏高,且上海夏日酷暑,都会影响杜鹃的正常生长,影响公园绿地或私家庭院地栽。现在推广缸栽、盆栽等栽培方式,可以根据杜鹃的原生态环境来创造条件,克服地栽的不足。但是这些具有长期性的技术挑战,普通市民要想培育优良品种,确实有点难度。

 杜鹃是世界三大名花之一,品种很多,全世界原生种有八九百种。我国是杜鹃品种大国,园艺品种就更多了。杜鹃一般分为春鹃、东鹃、西鹃和夏鹃四种。春鹃因其花多色艳、繁殖快,在园林绿化中,常被应用于地被色块或造景。而西鹃因其花朵艳丽深受人们喜爱,但由于适应性、抗病性相对较差,故较适宜盆栽。

 从山野移栽到庭园、厅堂和案头,杜鹃花娇艳而得体,不愧为世界名花。古代也曾留下很多赞美的诗句,如白居易的“晔晔复煌煌,花中无比方,艳夭宜小院,条短称低廊,本是山头物,今为砌下芳”、“花中此物是西施,芙蓉芍药皆嫫母”等。杜鹃于我本是心头喜爱之物。1982年,我到西塘去游玩,那里家家户户都种着杜鹃,花小叶小,花密色浓,而且姿态造型优美典雅,特别有韵味,当地人称之为“东方杜鹃”。后得知此为东鹃,即为日本石岩杜鹃的变种及其众多的杂交后代。这种杜鹃,无论花形、花色上与西洋杜鹃(西鹃)都有明显区别,特别是植株的造型远远胜过西鹃,却藏在深闺无人识,实在太可惜了。于是我迷上了东方杜鹃,而且一发不可收。

 笔者:杜鹃是嘉善的县花,您成为育鹃明星,应该跟您身在嘉善很有关系吧?

 胡永华: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我生长在嘉善,自然深受嘉善杜鹃艺术的影响。

 在西塘,栽种杜鹃花木已有几百年的历史。早在清代乾隆年间,已有爱花同道相互交流品玩。从深宅大院到普通百姓,西塘人坚持莳养杜鹃花的爱好与习惯,积累了一套成熟的养管和繁殖经验。而西塘人家,种植杜鹃花的自然环境就很好,冬暖夏凉,屋后临河,搭棚、栽植、浇水都很方便。

 西塘人如卓士浩等,培养和保存了许多杜鹃花的名贵品种,特别是一些百年杜鹃树桩盆景,这是江南一带难得一见的珍品。1972年,美国前总统尼克松首次访华,下榻之处需要盆景美化,省园林管理处从民间四处寻觅不得,紧急调用卓士浩19盆杜鹃精品、20盆树桩盆景,于是“嘉善杜鹃花”与尼克松邂逅的趣闻,被西塘人津津乐道,也在镇上掀起了一股培育杜鹃盆景的热潮。嘉善杜鹃盆景借鉴了扬派盆景“云片”的造型手法,吸取了岭南派盆景“蓄枝截干”的修剪艺术,传承了浙派盆景“重风骨、尚气韵”的艺术风格,形成了嘉善杜鹃特有的艺术流派。

 1984年,嘉善县杜鹃花协会成立;1987年杜鹃花被定为嘉善县花;2007年始,“中国•嘉善杜鹃展”连年举办,吸引了国内外许多专家学者和杜鹃花生产企业;2008年,全县花卉生产面积6040亩,花卉年产值超过亿元;2009年,嘉善承办“中国第七届杜鹃花展览”,创县级城市举办全国杜鹃花展之先河……“家家种杜鹃、户户得春光”,每至春暖花开时节,苍劲挺拨的各色杜鹃竟相开放,繁花似锦,令人叫绝,杜鹃成为我们嘉善一张“金名片”,也涌现出一批育鹃能手。

 

   三、钻研技术,创新制作独树一帜

  笔者:上海杜鹃花展上,您的盆景令人赏心悦目,培育这些精品花费了您不少心血吧?杜鹃盆景标牌上标注的60岁、80岁,甚至120岁,这么“高寿”的盆景应该需要几代人来照顾,怎么来欣赏它们?

 胡永华:盆栽杜鹃经过艺术加工,大大提高观赏价值和时间,既可以赏花,又可以赏形。观赏角度有这么几点:一看桩的根基,扭曲有力,盘根如虎爪;二看根与枝,是否扭力攀升;三看枝干是否出枝自然;四看叶茂花盛。另外选盆很重要,盆要有古趣,托盘的材质工艺与盆和景也要相配完美。好的杜鹃盆景就是一幅立体的画,形神兼备,如你默默看着她时,她会用气场跟你对话,常常是“相看两不厌”。

 传统杜鹃盆景经整枝、绑扎、修剪到制作成型,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,珍贵稀少,价格昂贵,而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喜欢盆景的人越来越多,对传统培育方法提出了改良的要求。

 西塘人卓士浩,20世纪60年代初首创高压枝条繁殖杜鹃,嫁接后的杜鹃成活率提高,一株花上可以开出两种甚至三种不同颜色的花朵。杜鹃嫁接给人的启示是:运用创新技术,杜鹃盆景造型完全可以在短期内完成,还可以提高品质,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 1984年,我开始钻研杜鹃嫁接技术。通过6年的试验,摸索出一套“截杆萌芽多枝嫁接二年绑扎成型”的繁殖方法,就是用同科同属的地栽大株毛鹃或夏鹃为砧木嫁接春鹃,通过将杜鹃老桩截干、蓄枝、造型、嫁接等方法,使盆景快速成型,不仅花色艳丽,而且与传统方法制作的盆景相比,更具有粗犷、大方、活泼的风格,符合现代艺术潮流。作品曾在杜鹃花展览上获得最佳造型奖,博得观众一致好评。

 大型老根桩嫁接杜鹃盆景是嘉善杜鹃的一大绝活,小叶小花的东鹃品种尤其适合盆景制作。在春季,花开景象壮观:虬劲苍劲,层恋叠嶂,花开茂盛,色彩醒目;其他季节,则具有一般盆景的观赏性。标牌上的年龄,是老树桩的年份。

 1993年4月,我用嘉善杜鹃制作的嫁接盆景,首次夺得全国性金奖。荣誉对我的肯定和技术上的突破增加了我的自信,于是我动员家人开辟杜鹃园,开始培育名种。

 2003年,在“无锡中国第四届杜鹃花展”上,我以个人名义获得最佳造型金奖、最佳栽培金奖各1个,银奖1个;2008年,在嘉善杜鹃花展上,我包揽了1/3奖项,参展的26盆杜鹃盆景,被杭州植物园买断。30多年来,在嘉善和全国的杜鹃花展上,曾获全国金奖18个,银奖25个,其他奖项不下百个。

 笔者:造就一盆几十年上百年的杜鹃精品,需要育鹃人怎么样的努力?

 胡永华:举一个例子,每盆盆景最好一次嫁接完成,再用塑料袋将整株杜鹃花套住扎牢,可以保温保湿。而将接穗插入砧木的切缝,用细线扎牢,很费功夫。大型盆景,要接穗200-300百个,接穗一定要多接、密接,不能偷工减料,否则成型效果会大打折扣;施肥浇水,要按品种的特性进行,不能操之过急;外出展览会发生枝干折损,碰到这种情况,要不断修整。杜鹃花娇嫩难养,必须精心伺候,所以养花的过程,也是一个修身养性的过程。

 

 四、潜心精品,推广传播杜鹃文化

 笔者:您未来有什么计划可以透露一下吗?

 胡永华:想用3—5年的时间,好好创作一批盆景,现在才100多盆。另外计划出一本《嘉善杜鹃》的书,起码要编入300个精品案例,制作成一本艺术鉴赏类的图册。

 在一次花展上,一位浙江省副省长问我,为什么杜鹃盆景值得推广?我回答八个字:“小巧玲珑,浓缩精华!”我一直在想,好的盆景,不仅浓缩了天地日月的精华,也把个人的真挚感情放在里面,盆景不仅能够美化环境,更能陶冶心情!

 

 在采访的最后,笔者对胡先生表示:一花一世界,期待精品杜鹃盆景的艺术生命力在书本中继续绽放,跨越时空。当笔者问道“您对上海推广发展杜鹃花还有什么建议”时,胡永华说:在西方,没有杜鹃花的花园几乎不能称之为花园。随着适生品种的引进推广,希望更多的杜鹃花能在上海的公共绿地、私家园林绽放,让更多的杜鹃品种成为城市绿化的新生力量,也希望上海市民能跟杜鹃更亲近!


本文关键字:人物专访,园林人物 
 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资讯
最新文章